听书阁 - 科幻小说 - 通幽者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二章 跨越阴阳的追杀

第一百零二章 跨越阴阳的追杀

        又一道身影与将谋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里还抓着李茹的魂魄,李茹表情呆滞,将死未死的时候魂魄被人用秘法拘谨出来显得有些呆傻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一步踏出,从容面对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气定神闲的说道:“又一个鬼神,阎罗王什么时候这么舍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人是谁?”来者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疯子,上来就要与我拼命。”将谋心有余悸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露出真身来了?”来者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把我的真身逼出来了,而且最重要的是,他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为何,虽然他看着是个少年,但实力很强,见识也非一般人能及。”将谋有些忌惮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逃出来的时候也感觉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在我身边徘徊,还是抓紧赶回去复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走,我来拖延他。”将谋扔开断掉半截的刀身,向前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老地方接应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之人的身影逐渐变淡,整个人的身影竟是藏进了影子中,飞速遁逃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手掌隔空一握,盈盈光辉闪烁,前方整片的地面卷曲起来,影子险之又险的避过抓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还未来得及庆幸,少年就一脸狠辣的翻转手掌狠狠向下一拍。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将谋一个站立不稳,耳边敦厚的嗡鸣声响起,整个人翻滚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影子的身体也迫于无奈显露出来,整个身体被压迫的几近变成一张肉饼。

        土地下陷一米有余,少年缓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道身影从不同的方向一同向少年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配合默契,一人正前方,一人左后方,少年一拳向前,即便力量受到压制,两人也爆发出极快的速度和恐怖的鬼神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见状,通体金光流转,一拳向前,另一边肘部后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闷的响动后少年身影飞退,两个鬼神也没讨到好处,与少年接触的部位滋滋冒着黑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真的是通幽秘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通幽传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见到标志性的金光,感受到至刚至阳的气息,不约而同的惊讶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欲要再追,一阵强光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强光持续十秒有余,夜空宛如白昼,远处的高楼纷纷有人探头远眺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也是以手遮掩,当强光散去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鬼神白羽。”少年神色凝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第六殿的鬼神白羽,整个地府中唯一一个以光线作为攻击手段的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五殿与第六殿竟然公然联起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消息不可谓不让人震惊,地府的动作在一点点试探人间守护者的底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乱不乱的跟自己也没关系,少年拍了拍手,一脸无所谓的继续向廊桥天苑里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战斗残留的气息极其浓郁,就是一路走来并未看到任何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三楼破损的窗子少年一跃而起,楼内依然只有残留的气息和激烈的打斗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若有所思的捏着下巴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确定地道:“这么看来那两个鬼神不是冲着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王侯的传人,又是为何呢?”少年呢喃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谋与白羽二人终于逃回了地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暴露在阳间时间不少,身体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多亏你出手了,否则我很难逃出来。”将谋气喘吁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羽依然眉头深皱,还是有些忌惮的看向那道通向阳间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已经逃回来了还有什么问题么?”将谋不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记得我跟你说的有一股气息围绕在我身边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怎样,我们已经回到了地府,这里目之所及都是我们地府的精兵强将,你在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道气息又出现了,而且越来越近。”白羽面色发白嗫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谋被他说的也有些紧张,目光随着白羽的方向一同望向那道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锁定在白羽身上的气息他丝毫没有感应到,只是白羽的目光愈加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!”白羽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看门的阴兵列队在前,幽光下空气中映照出一抹银色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兵齐刷刷的倒地,上半身纷纷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?”将谋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白羽惨叫,手臂不受控制的被拉扯开,手中李茹的魂魄顷刻间被洞穿额头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线!这线肉眼难辨,小心!”白羽大喝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谋口中怒吼连连,爆发鬼神之力,以手为刀向前挥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莽撞行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羽正要提醒,可为时已晚,将谋的拳头疲软的耷拉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继而是整个手腕被连根切断,切口平滑整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!!”鬼神之力向前翻涌,将谋猩红的眼珠掩盖不住疯狂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信邪的向前冲去,白羽咬牙却是一步未动,这人的攻击简直诡异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轻易穿梭在阴阳两界,又如此轻而易举的让他二人在自己的主场受挫,一般的大修士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蠢货!第五殿的鬼神尽是些有勇无谋之辈!”白羽气急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谋的身体只前冲了两步就定在了原地,整个身体保持前压的姿势,就像是趴在一掌看不见的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将谋倒地,身体被切割碎裂成多段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好在将谋的鬼神之力最后一刻附着在细线之上,白羽终于得见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地府门口密密麻麻缠绕着数不尽的丝线,自己的手上,身前身后也尽皆是丝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守护者...绝对是人间守护者的手笔...”白羽胆战心惊,小心翼翼的划断自己手臂上的束缚,却并未敢化作鬼气离去,若真是守护者,这丝线说不定对灵体也会有难以估计的损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敢用鬼神之力护住周身,一步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那丝线的主人似是已经达成了自己的目的,丝线被高速扯动,回收时的声音如同恶魔在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羽直至丝线退回许久才颓然坐地,第一次去阳间,也是他最后一次敢踏足阳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番折腾下来,除了激怒了人间守护者以外,余下的只是折兵损将。

        龚十九捏了捏鼻梁,重新关好监牢大门,落锁。

        狭窄的通路一直向上,这里是整个监狱中最老旧也是最隐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充满年代感的各项设施随时面临着报废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零年代的灯罩被风吹的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    整条通路里潮湿阴冷,每个监牢内都漆黑一片,根本不似有人,然而厚重的牢门又像是锁着一个个穷凶极恶之辈。

        龚十九的身边没有任何人陪同,他一个人双手插着兜向上走去,脚下的石板上长满了苔藓,满是湿滑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龚十九走到编号为0311的牢房处扣了扣牢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响动的声音在回廊中来回荡漾,整个地牢内瞬间热闹起来,每个牢门都被疯狂晃动伴随着一些非人的嘶吼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唯独眼前的牢门安静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龚十九毫不犹豫的打开门锁,屋内阴冷无比,地板上到处都是老鼠的死尸,一个个眼色灰白,身体却并未受到任何撕咬。

        龚十九简单看了一眼就四下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除了老鼠尸体,整个房间再无一物。

        0311越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龚十九面无表情的退了出去,重新关上牢门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脚踩在积水中啪啪作响,耳边尽是各个牢房传来的噪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静,若我三日内找不回0311,你们以后只会更加难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嘈杂声戛然而止,继而更加凶猛的传来,牢房内的众人明显不愿受到这样的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龚十九鼻腔中轻哼一声,通向室外的大门被他狠狠关上,地牢内灯光熄灭再度恢复了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参与四行会议的几人都聚集在警察局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局工作人员连夜加班,通过小胖子的描述画出了他所见之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接下来就是要拿到信息库去查了,你们在这里等消息吧,他自己跟我去就行。”赵明睿拿着画像出了门,小胖子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热水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蕊走近皱着琼鼻半开玩笑道:“弟弟你跟我们是不是有愁啊?怎么隔上几天就要来报道,要么是给我们找活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裴姐哪来的话啊,你以为我大半夜不想在家舒舒服服的躺着么。”苏誉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几位又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同事,都是同事。”苏誉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,只能随口编造。

        柳浮生抱着膀心事重重的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哥刚刚确认了行程,后天上午到达哈市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事他与苏誉也说了,苏誉只说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跨两阶甚至可能是三阶的战斗,他心里没底,而且不知随行又会来多少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誉这次真的很被动,早知道不救他了,苏誉暗自叹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年纪轻轻的,怎么连点朝气都没有?”裴蕊坐到苏誉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?弟弟,我偷偷问你件事,警察局里面有脏东西么?”裴蕊小声道,很怕别人听到自己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警察局本身就代表了法律与公正,对邪祟而言就是一个必死之地,不失心疯的话不会有东西靠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那就好那就好,”裴蕊拍了拍胸脯继续说道,“可是这几天还是会有些小动物之类的莫名死掉,包括在警局院内,这就很奇怪了,我还以为警局也有脏东西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/105/105442/2860561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