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都市小说 - 离婚后大佬追妻又跪了在线阅读 - 第442章 单纯有病

第442章 单纯有病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向来多疑,这话已经是在表示怀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心头一跳,用放空的眼神来掩饰心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陆景行眼眸向来凌厉,这样无辜的眼神很少见,特别是此刻后背风光被男人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莫名多了些说不出的清纯诱惑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视线落在她身上,赤果果的,毫不掩饰对这个女人慾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眼神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苏念觉得,如果不是因为这张轮椅拘束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怕是已经把她压在床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怒目圆睁:“你怎么随便进别人的房间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想拉回衣服,但拉链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只好把睡衣作遮挡挂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欲盖弥彰的举动,惹得男人浅浅勾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人的房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滑动轮椅,缓缓向前,在苏念跟前停下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有什么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念知道他什么意思,就是说她也是他的所有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怎么可能让他占口舌之快,红唇微翘,讽刺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总,臆想也是种病,还是得早点接受治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并不生气,反而一副胜券在握,自得的神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神看向她的后背,唇角微弯,“真不要我帮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念觉得自己一拳像打在了棉花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说自话,男人我行我素的节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她有点咬牙切齿,冷声道:“请你出去,我要洗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一起洗吗?”陆景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念:真够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总,麻烦你放尊重点,是不是被伤到的地方不疼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语气冷冽提醒他,上一次想要亲近时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今天出乎意料的好说话,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念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原来是帮他洗澡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这个男人躺在床上,身体都是她亲手擦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交换条件,她可以自由外出,但晚上必须得回来帮他擦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每次都是咬牙切齿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好在陆景行伤口还没长好,不能做一些剧烈动作,每次都直直躺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遇到尴尬反应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苏念也能做到心如止水,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她每次都把他想象成大学时,观摩医学生解剖课上的大体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大体老师是高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是阴暗腐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他在等什么,不耐道:“我知道了,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点点头,轮椅滑到门口时,说:“对了,医生说我可以在浴缸里洗澡,等下帮我放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念:“......”原来如此!

        难怪他今天心情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气的洗澡都没心情,拉链拉不开,干脆就粗暴地扯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所有的好心情都随着陆景行那句话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便冲了下,她头发半干就怒气冲冲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要洗不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他都能在浴缸里洗了,说明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时间,她得忍,绝不能功亏一篑!

        苏念推开陆景行房间的门,男人正在看财经杂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走进去,给浴缸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浴缸很大,六个水龙头同时出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水就放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想回头喊人,骤然发现陆景行的轮椅已经出现在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声无息像个幽灵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吓得苏念捂住心口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她的一惊一乍,陆景行淡淡点评四个字,“心不在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念眸光有点审视地看向陆景行,似乎是想要把他看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到底是知道了什么,还是单纯随口一句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苏念感觉自己一到陆景行身边就像个雷达一样,全身发出警报信号,对于他这个人除了怀疑,就只剩下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可悲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,真搞不懂这个男人,明明怀疑她动机不良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偏偏要留一个奸细在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只是单纯有病?

        怔忪间,陆景行已经把身上的绸缎睡衣解开,露出大片沟壑分明,极为强健的胸腹肌肉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猛地捂眼,惊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洗澡。”陆景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烦躁道:“不是问你这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看她动作,只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擦身体都被她摸过几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才盖,不嫌迟?

        他眉头微挑,“我没有穿衣服洗澡这种癖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念一想,也对,但是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他躺着被动地擦身体时,她还能想象成一具死肉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活生生地进浴缸洗浴,跟躺着完全不同好吗!

        她眉头微皱,“你都能起来了,就不能自己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答非所问,“怎么,见到我的身体你还会害羞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念:......怎么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她恼火道:“你都能起来了,我的任务也该完成了,我明天就要正常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淡声道:“我伤口还没恢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没恢复好,你都能拄拐走路了。”苏念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看她,语气别有深意,“你也知道我是拄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伤处只能说好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伤口的针线刚拆了不久,那边长出了红红粉粉的新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并不好看,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想想,算了,就当他是一块会喘气的死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穿着平角裤,我只负责帮你搓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大大方方拄拐撑起身,绸缎长袍睡衣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像个人体模特一样,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脸色瞬间红到爆炸,“你有毛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拄着拐杖也能站得笔直,神色泰然自若道:“病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病没有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有......!!!

        苏念的教养在这一刻消失尽殆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男人的果体,羞涩早就没有了,只有一肚子脏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景行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不满意?”陆景行冷挑眉峰,压迫感极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特么说的是人话?

        什么......满不满意?!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陆疯批就是陆疯批,永远不能高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忍着想打死他的冲动,冷冷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样我没办法洗,陆景行,我是说正常洗澡,你把我当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已经有些不耐烦了,并未为难她,说:“围条浴巾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已经是他最大程度的妥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穿着平角裤洗什么澡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扯了条浴巾丢过去,男人并不接,任由她丢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眉峰半挑,桀骜道:“重新取,给我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念站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景行嗤道:“既然你不遵守约定,那我也可以不遵守对吗?”